| 小学 | 中考 | 高考 | 自考 | 成教 | 考研 | 外语考试 | 资格考试 | 英语教学 | 学生习作 | 论文写作 | 信息服务 | 下载中心 | 知心港湾
| 英语 | 语文 | 英语 | 动态 | 成考 | 英语 | 职称外语 | 教师资格 | 大学英语 | 写作指南 | 本科论文 | 招聘就业 | 听力 MP3 | 网络精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论文写作 > 论文资源 > 浏览正文
学苑 | 梁婧玉、汪少华:美国两党医保国情咨文(1946—2015)架构隐喻的历时对比研究
www.hrexam.com   更新时间:2018-08-17 点击: 【字体: 】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
美国两党医保国情咨文(1946—2015)架构隐喻的历时对比研究

梁婧玉1      汪少华2
(1.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2.南京师范大学)


  本文为江苏省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中国政治话语体系的认知构建研究”(编号:15YYA002)、江苏第二师范学院2015年度博士专项基金项目“美国历届总统(1946—2014)就职演说之隐喻架构分析”(编号:JSNU2015BZ19)和江苏省2017年度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1946—2016 年美国两党国情咨文的批评认知研究”(编号:2017SJB0540)的阶段性成果。

摘    要
  本文选取1946—2015年美国两党国情咨文中关于医保的演说为语料,运用架构理论、概念隐喻理论和美国两党道德模式,对其进行架构隐喻的历时对比分析。通过对架构的对比分析,文章发现两党在医保责任方、医保费用和医保覆盖率方面使用不同架构的根源在于共和党“严父模式”中强调自律、竞争、权威、成功和危机等道德观与民主党“慈亲模式”中强调负责、关爱、保护、公平、包容和支持等道德观之间存在较大差异,且共和党使用的架构接受度更高。通过对概念隐喻的历时分析,文章发现商业隐喻、战争隐喻和旅程隐喻占主导地位,不同的隐喻使用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有关。通过对概念隐喻的对比分析,发现民主党使用的隐喻更多样化,然而在同一概念隐喻的隐喻性词语使用上,共和党的隐喻性词语更加能引起共鸣。
关键词
  美国两党;医保;架构;隐喻

0
引    言

  政治话语是政治交流的工具,是政治传播载体的有机构成部分。近年来,对政治话语的研究已从批评语言学视角、功能语言学视角和语用学视角逐渐转向认知语言学视角。例如,Charteris-Black(2004:87)运用批评隐喻分析三步法——隐喻识别、隐喻阐释和隐喻说明——对英美两国政治话语进行了分析,他认为政治演说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政治话语,其目的是为了提供社会世界的理想化视觉。随后,Charteris-Black (2006:563-581)探讨了2005年英国大选中右翼在关于移民政策合法化的问题进行政治沟通时隐喻所起的作用。
  在政治话语中,架构和隐喻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隐喻提供政治问题或政治事件的解决办法,提供行动方向,政客们希望受众按照隐喻所暗示的建议去行动”(Mio & Katz 1996:131)。1999年后,Lakoff(2002,2004,2008)进一步拓展了概念隐喻理论,并将 “架构”(frame)引入了政治学领域,他认为政治观点是由道德概念系统衍生而来的。受Lakoff影响,学者们陆续将其运用到对政治话语的分析中。例如,Moses & Gonzales(2015:379-397)运用 Lakoff的美国两党道德模式分析1980年到2012年美国总统电视演讲中的道德语言,发现尽管共和党是“严父模式”,民主党是“慈亲模式”,但是两党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慈亲模式”这一方面,而非“严父模式”。汪少华、袁红梅(2016:47-57)选取2012年美国首场总统竞选辩论中经济议题的辩论文本为语料,对比分析了概念隐喻背后不同的架构,并运用架构理论从公众接受的视角解析了奥巴马与罗姆尼的政治博弈策略,归纳了他们使用的主要框架和重构框架。
  美国国情咨文是总统和国会之间交流的方式之一,主要阐述每年面临的国内外情况和对来年立法年度的施政提案。随着广播、电视和互联网的出现,国情咨文已逐渐成为总统发挥国家领导作用的重要手段。对国情咨文进行分析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美国政治文化。本文选取1946年至2015年美国历届总统的国情咨文中关于医保的演说为语料(共计23397词,其中民主党14510词,共和党8887词),运用架构理论、概念隐喻理论和美国两党道德模式,对共和党与民主党运用的架构隐喻进行历时对比分析。

1
理论基础

  1.1    架构理论与概念隐喻理论

  Lakoff和Johnson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Metaphors We Live By)中指出,隐喻无处不在,我们借以思维和行动的普通概念系统在本质上基本上是隐喻的(Lakoff & Johnson 1980:3)。而隐喻的轨迹并不在语言中,而是在我们用一个心理域来概念化另一个心理域的方式中,概念隐喻是对跨域映射的描述(Lakoff 1993:244-245)。架构(frame,也译为“框架”)来源于人类学概念,Goffman和Fillmore分别将其引入文化社会学和语言学领域 (Goffman 1974,Fillmore 1985)。随后,Lakoff(2002,2004,2008)将架构引入政治学领域。他指出,架构存在于我们大脑的突触中,其表现形式是神经回路,神经回路一旦被建立,不会很快或很容易被改变。当一个词或短语在长时间内被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推断其意义的神经回路也会多次在人们脑中被激活。当回路中的神经元被激活时,在回路中连接神经元的突触会更加强大,回路最终会成为永恒(2004:23)。架构能够通过语言来描述观点,包括表层架构与深层架构。由词语激活的心理结构为表层架构,深层架构指构成道德世界观和政治哲学的最为根本的架构(汪少华 2008:5)。同时,架构与隐喻密切相关,如果两个架构之间存在映射关系即为隐喻(汪少华 2014:31)。

  1.2    美国两党道德模式

 在美国政治中,“国家即家庭”概念隐喻是其政治核心,在该隐喻模式中,国家是家庭,政府是家长,国民是孩子,国民之间是同胞。Lakoff(1996:33)认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世界观是以两种对立的家庭道德模式为中心的,共和党的道德模式是“严父模式”,民主党的道德模式是“慈亲模式”。“严父模式”的基本逻辑是,世界是危险、邪恶、存在许多困难的,通常有成功者和失败者。孩子生来就有坏的心向,需要往好的方向引导。该模式强调父亲的权威与孩子的自强自立。“慈亲模式”的基本逻辑是,孩子生来就是好的,而且可以被教育得更好。该模式强调爱、移情和养育, 孩子在家庭和社会团体中应该被关心和尊重,并且 懂得关爱他人。这两种模式的逻辑在政治中能得以体现,例如,共和党认为政府的功能是要求国民通过自律和自力更生来帮助自己,而民主党认为政府的功能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从而可以支持社会事业。

2
架构对比分析

  医保政策是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颇受争议的话题之一。多年来,美国的医改举步维艰,最大的“绊脚石”是美国民意在此问题上的分歧,其背后主要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和民主党支持者之间的分歧。因此,在医改的诸多问题上,两党医保演说中的架构如何能够赢得受众支持显得尤为重要。在国情咨文关于医保的演说中,两党在医保责任方、医保费用、医保覆盖率三个方面涉及的内容较多,且这三方面也是美国民众较为关注的问题。下文主要从这三方面解析共和党与民主党总统的表层架构,并对比分析不同架构背后的深层原因。

  2.1    关于医保责任方

  在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的演说中,使用了如 下表达:
  [1] This program will continue to reject socialized medicine. It will emphasize individual and local responsibility.
  [2]My recommendations will include a Federal health reinsurance service to encourage the development of more and better voluntary 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by private organizations.
 [3]About 90,000 handicapped people are now being rehabilitated annually so they are aga inable to earn their own living with self-respect and dignity.
  [4]A limited government reinsurance service would permit the private and non-profit insurance companies to offer broader protection to more of the many families which want and should haveit.
  艾森豪威尔指出,医保方案将继续拒绝社会化医疗,强调个人责任和地方责任,艾森豪威尔强调由保险公司和私人机构提供,还提出拒绝公费医疗制度,强调个人责任(如例[1]),同时鼓励发展更多私人 组织,允许私人和非盈利性的保险公司为家庭提供医保(如例[2]、例[4])。艾森豪威尔还提出每年康复的残疾人重新自立谋生,有自尊、有尊严的去生活(如例[3])。因此,表层架构是由个人责任架构、地方责任架构、保险公司负责架构、私人机构提供保险架构和自立谋生架构等构成的综合架构—个人负责架构。
  在民主党总统约翰逊的演说中,使用了如下表达:
  [5]We have already been able to increaseoursupport for major social programs...but wehavebeenable in the last 5 years to increase our commitments for suchthings as health and education from $30 billionin1964 to $68 billion in the coming fiscal year.
  [6]Hospital and medical costs are high, andtheyarerising.
  [7]Measurestostemtherisingcostsofmedicalcare.
  约翰逊指出,政府已经做好准备为主要的社会 事业增加支持,尽管受到越战的影响,但是政府已经在过去5年中增加了对诸如健康和教育的财政支持(如例[5]),约翰逊指出医院的医疗费用很高,且正在上涨(如例[6]),政府要采取遏制医疗费上涨的措施(如例[7])。因此,表层架构是由增加社会事业支持架构、对健康进行财政支持架构、政府遏制医疗费上涨架构等构成的综合架构——政府支持架构。
  从表层架构的解析来看,在医保责任方问题上,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架构差异主要体现在“个人负责 架构”和“政府支持架构”的区别,而这一区别根源于“严父模式”和“慈亲模式”的道德观。“严父模式”的核心观念中,照顾孩子是家长的责任,任何人不该代替别人履行职责,纳税人并没有责任照顾他们。与社会福利相关的项目是不道德的,因为它让人不劳而获, 失去自律的动机,而自律是成功和道德的必要条件。因此,共和党的道德观中,主张“小政府”的治国方针,将该模式运用于医保方面,在医疗保健中的诸多问 =题都是个人责任。共和党强调由私人机构和保险公司提供保险。在提到残疾人时,艾森豪威尔没有使用保护架构,而是强调了康复后的自立。从受众的角度出发,在面对事故和疾病这种健康灾难时,人们的道德价值观是需要被保护的,虽然表面上看来,“个人负责架构”削弱了政府的保护职能,但国家并非没有提供保险,而是授权保险公司和私人机构,对于残疾人,尽管强调自力更生,但前提条件是他们的身体得以康复。因此,“个人负责架构”在不影响民众接受度的情况下,强调了“严父模式”的道德观。
  “慈亲模式”的核心观念是负责任、有爱心的家庭价值观。政府有责任提供足够的保护、更多民主和自由、更好的健康,人们应该相互关照,政府应该提供相应的责任和社会福利,同时,政府应该做私营部门无法有效完成的事情。因此,民主党在医保方面更加强调政府的责任,并由政府出面干预医保费用的上涨。民主党的道德价值观中,主张“大政府”的治国方针,将该模式应用于医保方面,为政府对医保方面的财政提供支持,并且由政府来干预医保费用的上涨。然而,在表达这一方针时,他使用了“stem”一 词,激活了阻止架构,约翰逊总统提议政府制定政策阻止医保价格上涨,其实是激活了政府干预医保价格的价值观,在体现大政府的执政理念的同时,违背了美国人的主流价值观——自由。因此,从受众角度来看,民主党国情咨文关于医保的演说的接受度因此而下降。

  2.2    关于医保费用

  共和党总统老布什在其国情咨文关于医保的演说中,在谈到要抑制医保价格时,使用了如下表达:
  [8]Step six,we must reform our health care system.For this,too,bears on whether or not we can compete in the world. American health costs have been exploding.
  老布什指出,我们必须改革医疗体制,因为这关系到美国是否能在世界上竞争,美国的医疗费用已经“爆炸”了(如例[8])。因此,表层架构为:改革医疗体制架构、竞争架构和医保费用剧增架构。
 民主党总统卡特使用了如下表达:
  [9]We must act now to protect all Americans from health care costs that are rising $1 million per hour, 24 hours a day, doubling every 5 years.We must take control of the largest contributor to that inflation-skyrocketing hospital costs.
 卡特指出,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以保护所有美国人的医疗费用,通货膨胀的最大因素是医疗成本飞涨,因此必须控制(如例[9])。因此,表层架构为保护国民医疗费用架构、控制医疗成本飞涨架构。
  从表层架构的解析来看,在医保费用方面,共和党和民主党使用了不同的架构,其根源在于“严父模式”与“慈亲模式”的区别。在“严父模式”的核心观念中,世界充满困难与危机,父亲是道德的权威,应该支持和保护家人。“严父模式”认为竞争是道德的,因为竞争会促使人们努力,变得更加自律和成功。将这一思路投射到国家上,只要是有利于国家竞争的事情,就会被受众支持。政府该保卫国家、维持秩序。因此,布什将是否进行医改和美国是否能在国际上竞争对等,充分强调了该政党的家庭道德模式,即“严父模式”。谈及医保费用时,激活了医保费用爆炸架构,该架构蕴含了“医保费用增长即爆炸”这则概念隐喻。其包含两层意义,其一,爆炸是人们无法控制的,是由一种爆炸物快速的膨胀开而引发的一种现象,这一架构的使用说明了医保费用上涨的速度之快和无法控制性;其二,爆炸架构体现了其危害性,如果无法承受高额医保费用,人们则不会参保,没有保险,则会激活灾难架构,致使人们没有安全感,因此,在此时政府如果出面帮忙抑制医保的价格,对人们来说是雪中送炭之事,颇受欢迎,为政府进行医改起到了支撑作用。共和党使用的爆炸架构以及由其激活的灾难架构在唤起人们恐惧心理的同时,激活了共和党在人们心中的英雄形象,有利于推动其进行医保改革。
  “慈亲模式”的核心观念认为,尽管世界困难重重,但总体上是好的,孩子天生就是好的,家长能够把他变得更好,家长应该为孩子提供成长所需要的关怀,家长和孩子之间应是公平的,每个孩子之间也是公平的,家长应以包容的态度对待孩子。“慈亲模式”强调保护、公平和包容。将这一思路投射到国家上, 公民和国家应该相互给予东西,公民为家庭、社区和国家效力或纳税,国家就应该为公民提供体面的生活水平和健康。每个美国公民都应该享有先进的、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险。因此,卡特在演说中强调保护所有美国人的医疗费用。而在激活控制医疗成本飞涨架构的同时,他使用了“skyrocketing”,激活了火箭升天架构,这一架构蕴含了“医疗费用上涨即火箭升天”这则概念隐喻。有两层含义,其一,火箭升天架构凸显了医保费用上涨的速度和高度;其二,火箭升天还体现了航天技术的发达。如果对这一现象进行控制则会激活和控制高科技的发展,这一控制具有消极意义,不容易引起共鸣。与之相较,共和党使用的爆炸架构和灾难架构更加能引起人们对医保费用过高的恐慌。因此,即使均强调控制医疗价格,但共和党的接受度更高。

  2.3    关于医保覆盖率

 共和党总统布什使用了如下表达:
  [10]Americans know economic security can vanish in an instant without health security. I ask Congress to join me this year to enact apatients’bill of rights, to give uninsured workers credits to help buy health coverage, to approve an historic increase in the spending for veterans’health, and to give seniors a sound and modern Medicare system that includes coverage for prescription drugs.
  布什指出,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经济安全马上就会消失。因此,他要求国会今年同他一起为通过一项《病人权利法案》而努力,给没有保险的员工优惠帮助其购买医疗保险,批准大幅增加退伍军人的医疗支出,给老年人一个健全的、现代化的医疗体系,其中包括处方药(如例[10])。因此,表层架构为:经济安全架构、帮助购买医疗保险架构、增加退伍军人医疗支出架构、健全和现代化架构等。在谈到医保覆盖率时,民主党总统肯尼迪使用了如下表达:
 [11] But in matters of health, no piece of unfinished business is more important or more urgent than the enactment under th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of health insurance for the  aged.
  [12] Social security has long helped to meet the hardships of retirement, death, and disability. I now urge that its coverage be extended without further delay to provide health insurance for the elderly.
  民主党总统卡特使用了如下表达:
  [13] Medicare and Medicaid would be combined and expanded into an  umbrella.
  肯尼迪呼吁,在健康问题上,没有一件未完成的 工作比老年人医疗保险的社会保障制度更重要或更紧迫(如例[11])。社会保障长期帮助退休、死亡和残疾的人渡过难关。他敦促医保覆盖面继续扩大,不再拖延,为老年人提供健康保险(如例[12])。卡特提议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应结合并扩展成一把伞(如例[13])。因此,表层架构为:社会保障架构、长期帮助架构、扩大覆盖面架构、提供架构、结合架构和扩展架构。
  根据表层架构的解析,在医保覆盖率方面,共和党与民主党使用了不同的架构,其根源在于“严父模式”和“慈亲模式”。在“严父模式”的核心观念中,世界充满了危机,任何有利于确保安全的事情都是道德的。同时,帮助是有条件的。这种有条件的“帮助”被认为是道德的,如果“帮助”干扰了人们培养自律和责任心,从而使得道德被弱化,那么它就是不道德的。因此,共和党总统布什将身体健康和经济安全联系起来,使受众充分认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由此凸显了医疗保险的重要地位。将“严父模式”道德观投射到国家事务上,如果国家为公民提供能买得起的医保,或者提供医保,则会使公民产生惰性和依赖心理,不会再去努力工作,如果用信贷的形式先让其购买医保,然后再通过自己的努力还款,依然能够使公民有自力更生的动力。因此共和党总统指出给未保险的工人提供信贷帮助购买医疗保险。
  “慈亲模式”的核心观念中,孩子的自律和自力更生是需要通过父母的爱和保护来实现的,父母要给予不断的支持,直至孩子成功。“慈亲模式”强调移情和合作。当一个孩子不能照顾自己时,需要有人照顾,家长应该准确的感受孩子的需要并予以相应的帮助。这一道德模式投射到国家,即国家需设身处地为公民考虑,医保费用高时,国家应该通过发挥其职能,来扩大医保的覆盖范围,为年老体弱及残疾人在医疗保险上提供长期的帮助,而并非强调让其自己负担或偿还医疗保险。同时,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的合并更加凸显了政府帮助国民的决心,体现了“慈亲模式”中强调合作的道德观。
 另外,在谈及医保覆盖率时,两党总统均使用了“coverage”一词,共和党总统布什的使用次数为22次,民主党总统肯尼迪的使用次数为2次。“coverage”的使用能够激活人们脑中的保护架构,这与人们的涉身性有关,即在某一事物的覆盖之下有被保护起来的感觉。疾病对人们来说相当于一场灾难,而保护架构能够激活人们心中政党的英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人们对灾难的恐惧心理。从这一层面来讲,共和党更加能凸显“严父模式”道德观,激活人们心中的英雄形象,增强其演说接受度。虽然卡特在提议将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偿扩展成为一把伞时,激活了雨伞架构,这一架构蕴含了“医保即雨伞”这则概念隐喻。而“伞”(医保和医疗补偿)的作用是保护人们不被日晒雨淋(不被疾病困扰)。但是与“疾病即灾难”这则隐喻相比,雨伞架构的保护作用明显较弱,不易引起共鸣。

3
概念隐喻历时对比分析

  在政治话语中,隐喻的劝导功能不仅可以表达 政治观点、传递政治信息,还能激发群众的情感,产生共鸣,影响受众价值取向与政治倾向,让群众接受政客的政治主张,赢得支持。下文将对1946年至2015年美国两党医保国情咨文进行历时对比分析。

  3.1    历时分析

  本文采用Pragglejaz团队的隐喻识别程序(MIP) 来识别隐喻。MIP为隐喻识别提供了指导性方法,增强了本文的客观性。通过识别,本文归纳了1946年至2015年历届总统在医保国情咨文中使用的主要概念隐喻,见表1。

  表1    1946—2015年美国历届总统在医保方面的概念隐喻使用情况

 表1    1946—2015年美国历届总统在医保方面的概念隐喻使用情况

总统

概念隐喻

杜鲁门

商业(18词,52.94%)、旅程(8词,23.53%)、苦难(8词,23.53%)

艾森豪威尔

商业(18词,54.55%)、旅程(10词,30.30%)、战争(5 词,15.15%)

肯尼迪

商业(6词,40.00%)、战争(9词,60.00%)

约翰逊

战争(7词,77.78%)、投资(2 词,22.22%)

尼克松

商业(15词,38.46%)、旅程(17 词,43.59%)、战争(4词,10.26%)、建筑(3词,7.69%)

福特

商业(14词,45.16%)、旅程(4词,12.90%)、灾难(13词,41.94%)

卡特

商业(18词,52.94%)、旅程(16词,47.06%)

里根

旅程(4 词,28.57%)、灾难(10词,71.43%)

老布什

商业(17词,100%)

 

克林顿

商业(27词,27.27%)、旅程(45词,45.45%)、战争(2词,7.41%)、灾难(2词,7.41%)、投资(23词,23.23%)

布什

商业(24词,44.44%)、旅程(27词,50.00%)、战争(3词,5.56%)

奥巴马

商业(25词,73.53%)、旅程(7词,20.59%)、战争(1词,2.94%)、种植(1词,2.94%)

  如表1所示,在1946至2015年美国总统的医保国情咨文中,商业隐喻、战争隐喻和旅程隐喻占主导地位,我们可以称以上三则隐喻为稳定性隐喻。在商业隐喻中,主要反映了将医保作为商品,国民如果想要享受医保,则需要付款去购买医保,体现了医保的商业性,在民主党的演说中,医保的这一性质相对比较稳定。旅程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医改的发展,主要元素包括医改的目标,即扩大医保范围,还包括在医改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将旅程隐喻作为医保演说中的稳定性架构也说明民主党各位总统在医改方面都具有一定的方向性,并且反映了医改并不是一日达成的,需要一定的过程。战争隐喻主要用于对疾病的对抗,疾病对于每个人,每个家庭来说都可能是一场战争,对抗疾病相当于与敌人做斗争,这一隐喻作为稳定性隐喻反映了在共和党与民主党眼中,疾病的危害基本一致。

  杜鲁门除使用商业隐喻和旅程隐喻外,还使用了 苦难隐喻。在杜鲁门上任后,曾经提出在美国实行义务制的医疗保险,而这一提议并未受到国会重视。苦难隐喻凸显了疾病带给人们的灾难以及人们遭受的苦难,这一隐喻主要倾向于从国民的角度出发来看待疾病,体现了民主党慈亲模式中强调移情的道德观。 在艾森豪威尔时期,除了使用商业隐喻和旅程隐喻外,还使用了战争隐喻。艾森豪威尔执政期间, 大部分美国人不愿意为所有公民提供医疗保险。战争隐喻体现了艾森豪威尔对待疾病的态度,他将疾病当做国民的敌人,将提供医保作为与疾病做斗争。在战争隐喻中,艾森豪威尔更多强调了对医学研究发展的要求,他认为只有医学研究发展了才能帮助人们更有力地对抗疾病,体现了共和党严父模式中强调个人责任的道德观。肯尼迪使用了战争隐喻和商业隐喻。肯尼迪在位时,在医保方面无其他新的政策和举措,与其他民主党总统一样,他将疾病看做国民的敌人,也将医保看做具有商业性的商品,在医保方面最重要的提议是呼吁为老年人设立医疗保险,而这一提议并没有获得国会的通过。
  到了约翰逊时期,他除了使用战争隐喻外,还使用了投资隐喻。投资意味着将某种资产投入到某种经济活动中,目的在于获得利益最大化。约翰逊在任期间,主要确立了两种新的医疗机制,即创建美国公共医疗补助机制来帮助贫困人群和残疾人士,以及为65岁以上老年人服务的政府医疗保险制度。投资隐喻正是被用于强调为贫困家庭提供医疗保险时提出的,他认为为贫困家庭提供产前护理和婴儿健康保险是对医学的一种投资,体现了民主党慈亲模式中强调移情的道德观。由于这两种医疗机制的确立,如今,有超过1亿的美国人享受着这两种医疗保险,为美国国民带来了福祉。
  尼克松除了使用旅程隐喻、商业隐喻和战争隐喻外,他还使用了建筑隐喻。70年代后,人人拥有医保的想法在美国逐渐流行起来,包括共和党人士也有此想法,然而,美国经济开始进入了滞涨时期,财政赤字不断增加,医保开支也较多。尼克松上台后,全民医保的提议被再次提起,但是由于当时的经济状况和医保费用昂贵的现实,尼克松不得不将医改的目标从扩大医保范围转向了降低医保费用上。尼克松在演说中使用的建筑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医改是建立在现有医保体系之上的,不会破坏原有的医保体系,这一隐喻的使用体现了尼克松保守派的执政观。
  到了福特时代,他除了使用商业隐喻和旅程隐喻外,还使用了灾难隐喻。灾难隐喻主要用于福特对病痛的隐喻,在其国情咨文关于医保的演说中,他提到必须消除病痛带给人们的恐惧心理,表现了共和党的英雄形象。
  卡特使用了旅程隐喻和商业隐喻。可见卡特与其他民主党总统一样,将医改看做有目的性的一段旅程,并且赋予了医保商业性。事实上,卡特在任期间,曾经发起过全民医改的倡议,但是,卡特上台后面临着几乎一大堆无法克服的国内经济问题,鉴于严峻的经济形势,卡特关于全民医改的倡议也被搁置。到了里根时代,他除了使用旅程隐喻外,还使用了灾难隐喻。在里根执政期间,他原本提议允许免除身患重病的老年人支付“灾难性的”医疗开销,但这一提议在国会未被通过,灾难隐喻正是里根总统在强调这一提议时所使用的隐喻。后来,里根政府开始削减医疗公共开支,减少对老年人、穷人的资助,将联邦政府之前承担的责任转移给各州。这些举措体现了共和党严父模式中强调个人负责的道德观。老布什使用了商业隐喻。老布什上台后,为了降低医保费用,几乎完全依靠市场的竞争进行医改,尽管他在演说中也提及医保的质量和医保的费用,但都是在市场的大环境下提出的,由此体现了在老布什执政期间,医保比以往更加趋向于商业化。
  到了克林顿时期,除了使用旅程隐喻、商业隐喻和战争隐喻外,他还使用了灾难隐喻和投资隐喻。灾难隐喻主要用于强调疾病带给国民的危害,在克林顿在任期间,曾经提出了全民医改方案,尽管当时经济进入了长期增长期,但是法案在国会投票前就已被否决,像约翰逊在位时一样,克林顿使用的投资隐喻也是其说服国会通过其医改法案的工具,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反对全民医保的大多是共和党人士, 由此也反映了民主党慈亲模式和共和党严父模式道德观的区别。
  小布什使用了旅程隐喻、商业隐喻和战争隐喻,这与其他共和党总统隐喻使用一致。布什政府主要主张的是从推广健康储蓄账户、引入联合健康计划、改革医疗责任事故相关法律制度和采用新信息技术来改革美国的医疗保障体系。我们可以看出布什政府虽然在改革医保制度,但是并没有在大的方面有所创新,原因在于上一任总统克林顿的医保计划曾被否决,布什对此采取了回避态度,不将医改作为其任期的突出点,只是在某些枝节上稍作改动,由此也体现了布什的保守派执政观。
  到了奥巴马时期,他除了使用商业隐喻、旅程隐 喻和战争隐喻外,还使用了种植隐喻。种植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在医保体系中浪费、欺诈和滥用的现象,只有杜绝这些现象,医保体系才能正常健康的发展。在其在任期间,奥巴马提议将3200万没有享受医保的 国民纳入医保体系,在这一新医改制度下,美国的医保覆盖率将从85%提升至接近95%。这一法案在2010年获得了国会通过,预计美国政府在10年内将 投入9400亿美元在医保体系中。但是由于在实施过程中,奥巴马强制国民购买医保,与其使用商业隐喻中的买卖遵循自愿原则相冲突,因此,就这一问题,2014年11月21日,众议院已提起诉讼。
  通过上述分析得知,在医保方面,共和党对医改、医保和疾病使用的隐喻基本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共和党的保守派执政理念和“严父模式”中强调个人负责和个人独立道德观的隐喻日益凸显。民主党总统几乎每位都试图实行全民医保,体现了“慈亲模式”中强调公平的道德观,但成功实施的较少,从将医改看做旅程,到将医保看做投资,再到将医保看做商品,到了奥巴马时期,医保的改革几乎触碰到了国民的人权底线,不利于其演说接受度的提高。

表 2    1946—2015 年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医保方面的概念隐喻使用情况

概念隐喻

共和党

民主党

频次

百分比

频次

百分比

商业

5

31.25%

5

27.78%

旅程

5

31.25%

4

22.22%

战争

3

18.75%

4

22.22%

灾难

2

12.50%

1

5.56%

建筑

1

6.25%

0

0.00%

投资

0

0.00%

2

11.11%

苦难

0

0.00%

1

5.56%

种植

0

0.00%

1

5.56%

合计

16

100.00%

18

100.00%


  3.2   对比分析

 下文将对1946年至2015年美国两党医保国情咨文中的概念隐喻进行总体对比分析。如表2所示,共和党共使用了16个概念隐喻,民 主党共使用了18个概念隐喻。两党都使用了商业隐喻、旅程隐喻、战争隐喻、灾难隐喻,分别体现为“医保即商品、医改即旅程、对抗疾病即战争、疾病即灾难”这四则概念隐喻。商业隐喻主要用于强调两党将医保作为商品,在商业活动中的买方和卖方本着自愿的原则,在购买医保方面给予民众自由选择权;旅程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医改的历程;战争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对抗疾病,这一隐喻的使用凸显了与疾病作斗争的决心和勇气;灾难隐喻主要用于强调疾病和缺少医保给人们带来的影响。除了共同使用的4则概 念隐喻外,在共和党的演说中,还涉及到建筑隐喻,体现为“建立医保体系即盖楼”这则概念隐喻。建筑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医保是建立在现有体系之上,原有基础的重要性显现了共和党保守派的执政理念。在民主党的演说中,还涉及到投资隐喻、苦难隐喻和种植隐喻,分别体现为“医改即投资、疾病即苦难、国民患病即植物根部被损坏”这三则概念隐喻。投资隐喻主要用于强调国家对医改的投资和将提供医保当做投资。与商业隐喻中强调买卖自愿原则的不同之处在于,投资隐喻体现了某特定实体(国家)为在一定时期内获益而在一定领域(医改)中投放资金,这一隐喻激活了站在政府,而非民众的角度来看待医保问题的价值观,不易引起共鸣。苦难隐喻与灾难隐喻相似,但灾难隐喻强调外因,苦难隐喻更多地从受众角度出发,主要强调人们遭受疾病苦难的痛苦。种植隐喻主要用于强调根除疾病,像根部损毁的植物一样,人们如果患有疾病需要被治愈,体现了民主党政府根除疾病的决心,具有积极意义。总之,两党总统的隐喻使用具有共同之处,也存在差异。尽管民主党总统使用的隐喻种类相比共和党更具多样化,但是从受众角度出发的隐喻所占比例较少。

  以上对两党概念隐喻进行了整体分析,那么在相同的隐喻中,两党总统的隐喻性词汇使用是否具有差异性?限于篇幅,我们以两党使用频率最高的商业隐喻为例来对比分析其中的隐喻性词汇。
  如表3所示,在商业隐喻中,共和党使用了“费用、买得起、付款、昂贵的、质量、价格、控制、可以得到的、市场、购买”等词汇,民主党使用了“费用、买得起、付款、预付、昂贵的、钞票、质量、上涨、花费”等词汇, 可见两党都使用了“费用、买得起、付款、昂贵的、质量”类词汇,民主党使用的“费用、付款”类词汇多于共和党,而共和党的“买得起、昂贵的、质量”类词汇多于民主党。

表3    医保类语篇“商业隐喻”隐喻性词汇对比表

隐喻性词汇

共和党

民主党

频次

百分比

频次

百分比

费用

25

40.98%

60

63.83%

买得起

4

6.56%

3

3.19%

付款

2

3.28%

9

9.57%

预付

0

0.00%

3

3.19%

昂贵的

2

3.28%

2

2.13%

钞票

0

0.00%

2

2.13%

质量

9

14.75%

4

4.26%

价格

5

8.20%

0

0.00%

控制

2

3.28%

0

0.00%

可以得到的

1

1.64%

0

0.00%

市场

1

1.64%

0

0.00%

上涨

0

0.00%

3

3.19%

花费

0

0.00%

8

8.51%

购买

10

16.39%

0

0.00%

合计

61

100.00%

94

100.00%

  民主党总统演说中,费用类词汇的使用频率高达63.83%,共和党总统演说中,费用类词汇高达 40.98%,可见两党的演说中,均强调了医保费用。民主党使用的“付款”类词汇比共和党凸显,使人们能够联想到医保费用和为医保付款,共和党使用“买得起”类词汇比民主党多,可见共和党更关注人们是否能买得起医保,从侧面反映了共和党较强调国民自己能购买医保;“质量”类词汇亦是如此,共和党较注重医保的质量,从购买者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更具说服力。在医保的问题上,医保费用和国民支付医保费用能够给国民心理上带来负担,而好的医保质量和人们买得起医保是人们愿意购买医保的关键,从这一层面来讲,共和党使用的隐喻性词汇更容易引起共鸣。
  共和党还使用了“价格、控制、市场”类词汇,能够 使人们联想到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对医保价格进行控制。“价格”与“费用”相比,价格更加倾向于商品的标价和售价,是否购买完全出于自愿,而费用更加倾向于已经拥有的商品,需要支付商品的费用,是否购买已经不再是人们所能控制的,体现了共和党小政府和民主党大政府执政理念的差异。美国国民历来尊崇小政府、大个体,自由经济重视自我支配和选择,从这一层面来看,共和党使用的隐喻性词语接受度更高。
  另外,共和党使用“购买”类词汇的频率为16.39%,民主党使用“花费”类词汇的频率为8.51%, “购买”意味着从买家(国民)的角度出发,强调商品的等价交换,将一定数额的钱(医保费用)交给卖家(国家),买家(国民)就能得到相应商品(医保),而“花费”通常强调钱财或时间的消耗,即将钱交给卖家,是否真的能够得到等价商品尚未知晓。在医保的问题上, 交了医保费用,能够享受到医保比交了医保费用却未必可以享受医保更加容易被人接受。因此,共和党使用的隐喻性词汇更能引起共鸣。

4
结    语

  本文以1946年至2015年美国历届总统的国情咨文中关于医保的演说为语料,运用架构理论、概念隐喻理论和美国两党道德模式对其进行了历时对比分析。通过架构分析,本文发现:在医保责任方问题上,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架构差异主要体现于“个人负责架构”和“政府支持架构”的区别,其根源是由于 “严父模式”中强调自律和“慈亲模式”中强调负责和关爱等道德观的差异;在医保费用问题上,共和党与民主党使用了不同架构,其根源在于“严父模式”中强调竞争、权威和成功和“慈亲模式”中强调保护、公平和包容等道德观的差异;在医保覆盖率问题上,共和党与民主党使用不同的架构,主要源于“严父模式”种强调危机和“慈亲模式”中强调支持和保护等道德观的差异。以上三方面的分析表明,共和党使用的架构接受度较高,能够强化符合自身党派的“严父模式”道德观,相比之下,民主党使用的架构不够稳定,且不容易引起共鸣。通过概念隐喻历时分析,本文发现:商业隐喻、战争隐喻和旅程隐喻占主导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党在不同社会背景下使用不同的隐喻,共和党的保守派执政理念和严父模式中强调个人负责和个人独立道德观的隐喻日益凸显,而尽管民主党强调公平,但隐喻的使用不容易引起共鸣。通过对概念隐喻的对比分析,本文发现:共和党和民主党均使用了商业隐喻、旅程隐喻、战争隐喻、灾难隐喻和建筑隐喻,民主党的概念隐喻使用较多样化,但能从受众视角出发、引起共鸣的隐喻所占比例较少;以两党使用频率最高的商业隐喻为例研究发现,两党的隐喻性词汇使用具有较大差异,在体现共和党小政府和民主党大政府执政理念的同时,共和党使用的隐喻性词汇更加容易引起共鸣,接受度更高。
  本文兼具理论及现实意义。一方面,通过对1946—2015 年美国总统的医保国情咨文进行历时架构隐喻对比,发现其共性及差异,并从受众的视角,深层剖析使用这些架构隐喻的原因及其接受度的高低,该研究为国情咨文话语分析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另一方面,该研究不仅有助于人们了解国情咨文中渗透的美国政治文化,同时也有助于人们更透彻地理解政治话语,学会如何利用架构隐喻更好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最后,本文抛砖引玉,希望推动政治话语研究进一步发展,不仅停留在隐喻层面的探讨,更深入到架构层面寻找深层次原因,进而为中国政治话语的建构提供借鉴。

本文来源:《外语研究》2018年第1期
作者简介:

梁婧玉,博士,讲师。研究方向:认知语言学和外语教学。

汪少华,博士,教授。研究方向:认知语言学,话语分析和外语教学。
 
热点推荐
温家宝2012政府工作报告摘要(英汉对照)
“微心理”你懂多少?
制胜必看:职场女性应该具备的五种魅力
《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数据大揭秘
国家公务员面试考生备考时必做三件事
2010年新年感恩与祝福FLASH祝贺新年快乐!
大中华区总裁孙振耀退休感言
全国校园网主页汇总
大一新生英语学习规划书
我们这个时代的尴尬(中英对照)
新概念英语第四册文本及MP3下载
新概念英语第三册文本及mp3下载
新概念英语第二册文本及听力下载
新概念英语第一册文本及听力下载
自信是怎样炼成的
最近更新
赵彦春《英韵三字经》系列(二)
10所高校、50个院系入选!首批“三全育人
福建省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网上
华侨大学外国语学院2018年院长新生致辞:
三回归、三减法、三加法:新生家长见面会
期刊动态|《外语界》2018年第4期目录和提
期刊动态|《外语教学》2018年第5期目录
常用俚语大集合
“后真相”时代话语研究的新路径:批评架
赵彦春《英韵三字经》系列(一)
漂亮、有气质、有内涵英语怎么说
英语专八写作50条万能句型
这些秘诀,让你成为有魅力的老师
赵彦春英译《黄帝内经•素问•
赵彦春英译《易传•系辞上》
内容导航 | 邮箱系统 | 我要留言 | 广告合作 | 与我联系 | 站长信息 | 常见问题 | 关于本站 | 本站旧版
Copyright © 2002 - 2009 hrexam.com. All Rights Reserved